教育研究官网怎么样
教育研究注册
News
公司新闻
热线电话:
教育研究IOS
公司新闻
您现在的位置:教育研究 > 教育理念 > 正文
上一篇:你所谓的稳定,是稳定地穷着下一篇:没有了
前妻,太撩人程锦,佳敏小说
发布时间:2019-06-14 12:53| 浏览次数:46

  随着近年来,我国发生一系列由环评问题引起的重大环境公众事件来看,环评信息公开问题往往成为引发公共事件的导火索或者是直接推动力。探究这些环评信息公开问题,其首先是环评参与各方之间的利益博弈问题,也正是各方的利益分歧,导致其在适用法律规定的时候做法不一,而我国建设项目环评信息公开法律规定在信息公开的主体、内容、方式上存在的漏洞,成为相关利益者规避法律的挡箭牌,这些问题共同导致了我国建设项目环评信息公开质量低下以及公众参与建设项目环评程度与效率不足,那么发生公众对于政府以及环保部门的信任危机,双方之间的冲突就不足为奇了。这样的冲突,不仅损害了公众的相关环境权益,也造成环境资源及质量的破坏,因此完善发展建设项目环评信息公开势在必行。对于问题的解决,本文首先对建设项目环评信息公开进行界定,其次通过转变政府以及公众各自的环境理念与意识,修改《环境影响评价法》的规定,建立政府相关的问责机制;内容方面明确其例外规定并扩大其公开的范围,另外应向公众提供环评报告书;最后通过法律法规规范公开的方式以及明确相关的程序等途径解决。

  8.【答案】。中公讲师解析:根据题干描述,教育的目的在于促进人的身体思想和灵魂的和谐发展,即认为教育的目的在于促进个人的发展,属于个人本位论的观点。

前妻,太撩人程锦,佳敏小说

由叶蓁创作的都市小说《前妻,太撩人》,主角是程锦,佳敏小说讲述了我人生最难堪的时刻,是在我爸和小三的婚礼上。

我闯入那个人的生活,也是在他们的婚礼上。 从此,天崩地裂,而我只求能和他白头到老。

他说,我们结婚吧。

我说,好。

早就喜欢上的人,我怎么说得出拒绝的话。

他说,宁希,我们之间只谈性和钱。

我说,好。

在这场无爱的婚姻里,能守着他,也是好的。 他说,我们离婚吧。

我说,好。 四年婚姻一朝走到尽头,我心死如灰,只愿此生不复相见。 后来,他又说,“小希,嫁给我。

”精彩章节我想说,不是突然爱上你,而是已经爱了你四年多。

四年多,一直努力想要得到你一点点的真心和在乎。 下颌猛地一疼,我眼睛睁大,彻底清醒过来,慌张地摇头否认,“我只是喜欢小孩子而已。

”他眼神复杂,缓缓地松开我,意味深长的反问,“是吗?”我眼眶微润,只能点头,“是,我累了,回房间睡觉了。

”话落,便迈步往楼上走去,一步步踏在台阶上,心里特别想哭。 我就是想要个孩子啊,想要个属于我和他的孩子。

为什么这样简单的想法,在他的面前,都只能掩藏,他明明是我的丈夫啊。

——翌日,我在公司刚开完会,就接到了婆婆的电话,提醒我今晚是程漾的生日,让我务必回程家吃饭。 程漾是程锦时的妹妹,我的小姑子,也是程家人最为宠爱的掌上明珠。

唯独,和我不对付。 下午,我把需要领导审批的文件叠成一摞,抱起来送去领导办公室。

我把文件放在他的办公桌上,单独抽出一份,“孟总,这些都是需要你过目的文件,这份七夕节营销方案比较着急,你有时间可以先看看。

”孟恺神情专注的看着一份合同,略微颔首,“行,放这吧。

”我点了点头,轻声道:“嗯,那我先出去了。

”我从大学实习就是在这家公司,一直做孟恺的助理,到现在正好五年。 也是因为和他一起参加商务聚餐,我才认识了程锦时。 “宁希,你等一下。 ”我刚走到办公室门口,孟恺忽然叫住了我。

我转过身,他的视线离开合同,抬起手腕看了一眼时间,温声道:“没什么事,你就先下班吧。 ”我诧异地确认,“可以吗?”他笑了笑,“我不说,你也会请假,对吧?每年的今天,你都有事。

”我有些赧然,又惊讶他在忙不完的工作,和丰富多彩的私生活中,竟然还有脑细胞来记这样微不足道的小事。

如果是刚和他认识,可能会因为这样的体贴而多想,可身为他的助理,我太清楚了。 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这句话说的就是他。

我也没拒绝,轻笑道:“多谢孟总,我今天确实有事。 ”他微微扬眉,“嗯,下班吧。 ”和程锦时结婚后,程漾的第一次生日,我塞车迟到了,程漾直接把我送的礼物转送给了佣人。 从那之后,她每一年的生日,我只会想方设法的提前到。 她不喜欢我,而我对她,也没多少好感。

我小心翼翼的讨好程家人,都不过是为了程锦时。

我到程家老宅的时候才四点多,老宅很热闹。

我婆婆和几个长辈,正凑成一桌在打麻将。 我走过去打招呼,我婆婆把手里的牌打出去,笑问,“锦时没和你一块回来?”我抿了抿唇,“嗯,他说有点事,等会儿就过来。 ”过来之前,我就给程锦时打过电话了,他让我自己先回来。 我婆婆轻叹了一口气,也没说什么,她比谁都清楚,我和程锦时的婚姻是什么样。

正好程漾从楼上下来,穿着一件限量版的连衣裙,踩着高跟鞋,姿态优雅。 我把提前精心挑选好的礼物递给她,笑着道:“漾漾,祝你生日快乐!这是我和你哥一块给你准备的,希望你喜欢。

”程漾打开包装盒,拿起车钥匙,水亮的双眸中闪过欣喜,“你们怎么知道我想要这款车?”我见她喜欢,也松了一口气,“我上次看见你在……”她笑容一敛,满不在乎地打断,“我哥给的钱吧,你千万别以为这样我就会喜欢你了,我心里就一个嫂子……”说着,她猛然打住了话音,迈着轻快的步伐往厨房的方向走去。 我原也没指望一辆跑车就能让她转变对我的态度,程家的掌上明珠,想要什么没有。 况且,也确实和她说的差不多,大部分的钱都是程锦时出的。 只是她那句,心里就一个嫂子……似乎一瞬间就成为了我心里的疙瘩,心口像是堵了一团棉花。

我怔怔地愣在原地,她口中的嫂子,是宋佳敏么?一直到晚餐开始,程锦时都没来。 我婆婆都担心的问我,我们是不是吵架了,我只好离了餐桌,走到窗边给他打电话。

连响了几声,他都没有接,我心里莫名升起一丝不好的预感,没由来的心慌。

正不知道该怎么办的时候,身后响起佣人叫我的声音。 我转过身,眸光一转,便看见站在璀璨灯光下的程锦时,一身纯手工定制西装,薄唇紧抿,全身散发着冷冽的气息。

我愣了愣,朝他的方向走去,却听他不疾不徐的开口,“这是小宝,趁着各位长辈都在,我把他带来给你们认识一下。 ”我婆婆剜了他一眼,“认识什么,这是谁家的孩子?”程锦时语气不容置喙的说道:“我儿子,您的孙子。

”我脚步猛然顿住,视线往下,果然看见他牵着一个三四岁的小男孩。 我只觉得浑身的血液在一刹那凉透了,一股寒意径直钻入四肢百骸。

耳朵像是出现了耳鸣一样,一遍遍回旋的只有他说的这句话。 小宝……我几乎在一刹那就想起来,昨天在医院,宋佳敏也说到了这个名字。

小宝,居然是他们的孩子?可笑,太可笑了。

最可笑的是我,没有丝毫的准备,手足无措的看着我的丈夫,当着所有亲戚的面,给他的私生子正名。

我艰难地迈步走到他跟前,声音发颤,“锦时,你说什么?”小宝似乎被吓到了,往后跑了两步,扑进一个女人的怀里,软声软气的叫了声,“妈妈,怕……”我这才发现,宋佳敏也来了。 昨天他还不允许我当着宋佳敏说出和他的关系,今天,就直接把人带回家了。

我看了看抱着孩子的宋佳敏,又看了看程锦时,真是温馨的一家三口。 再傻的人,也能知道这是什么情况了,就连一向看我不顺眼的程漾,此时看我的眼神都带着一丝怜悯。

宋佳敏红着眼眶,“小希,我就是担心小宝认生,会哭闹,才跟锦时一块来的。 ”我按捺下自己几乎爆发的情绪,声音不大不小的问道:“我爸怎么没和你一起来?虽然当初你们结婚,我的做法很不懂事,但……”。

 
|   友情链接    | 教育新闻 | 在线教育 |
教育研究提供的文章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本站转载中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
Copyright (C) 2006-2019 教育研究-教育培训www.36166s.com All Rights Reserved.